韩国电影首摘金棕榈

评委会全票通过,笑点不断中展现贫富阶层矛盾本报特派记者 陆芳 发自戛纳

原标题:贾樟柯《江湖儿女》铩羽,是枝裕和《小偷家族》折桂

图片 1

日本电影为何频摘戛纳金棕榈?

奉俊昊和宋康昊

“天哪,我的腿真是一直在发抖,此时此刻能站在这里真的很幸福。每次参加戛纳电影节,我都能收获继续在电影创作道路上走下去的勇气,也能感受到大家想要通过电影去打通不同人之间的对立、不同世界的隔阂的希望。”

戛纳当地时间5月25日晚(北京时间5月26日凌晨),第72届戛纳电影节正式落下帷幕。

北京时间昨天凌晨,伴随日本着名导演是枝裕和凭借《小偷家族》接过金棕榈大奖的奖杯,并发表上面这段感言,第71届戛纳电影节正式落幕。

韩国导演奉俊昊的《寄生虫》拿下最佳电影,这也是韩国电影首次拿下金棕榈大奖。

这一届电影节,《小偷家族》最终笑傲群雄似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毕竟是枝裕和已经是戛纳十几年的常客,毕竟这已经是日本电影第五次荣获金棕榈大奖。在中国电影梦想“走出去”的同时,日本电影在国际电影节上的“开挂”,或许能够留给我们更多思考、更多希望。

阿莫多瓦再次与金棕榈擦肩,不过《痛苦与荣耀》中饰演“阿莫多瓦”的班德拉斯拿下影帝。戛纳影后由《小小乔》中女主角扮演者艾米丽·比查姆获得。

欧美电影人仍是得奖主力

相当于“二等奖”的评委会大奖,给了塞内加尔女导演玛缇·迪欧普的《大西洋》,她是戛纳史上首部入围主竞赛的非裔女导演。

本届戛纳电影节在5月8日开幕,共有21部影片角逐金棕榈奖。由于这些影片质量上乘,而且在华语片连续两年缺席戛纳主竞赛单元后,贾樟柯新作《江湖儿女》今年得以入围,所以本届电影节备受国内关注。

比利时导演达内兄弟凭《年轻的阿迈德》获得最佳导演。最佳剧本给了法国女导演瑟琳·席安玛的《燃烧女孩的肖像》。

最终,由着名演员凯特·布兰切特领衔的评审团,将电影节最高殊荣——金棕榈大奖颁给了是枝裕和的新作《小偷家族》。另外,今年电影节新增的“特别金棕榈奖”,授予了88岁高龄的法国国宝级导演让·吕克·戈达尔。

钱报记者发现,今年戛纳获奖影片大多关注社会问题,戛纳再次表彰艺术性和社会价值完美结合的电影,而不是过于私人情感和迷影性质的电影,如昆汀的《好莱坞往事》。

不过对很多影迷来说,这个获奖名单有不少遗憾。韩国导演李沧东的新作《燃烧》以3.8分刷新了戛纳场刊《每日银幕》最高评分纪录,但最终只获得“国际影评人费比西奖”,在主竞赛单元竟然颗粒无收,成为最大遗珠。

《寄生虫》在电影节后半程首映后,立马就成为爆款,在场刊《银幕》上高居榜首,被认为是今年金棕榈大热门,此次拿奖也是实至名归。

此外,贾樟柯的《江湖儿女》和入围“一种关注”的毕赣《地球最后的夜晚》都在各自单元铩羽而归。不过,这两部影片展映后都反响热烈。《地球最后的夜晚》中近1小时的3D长镜头更是引发热议。

《寄生虫》是一部犯罪喜剧,通过两户家庭两极分化的贫富差距,来反映韩国阶层矛盾。电影讲述韩国一户住在半地下室的穷人家庭,靠糊披萨盒子维持生计。儿子得到一个面试富人家女儿家教的机会,随后他将妹妹、爸爸、妈妈,全都弄到富人家做美术家教、司机、保姆。富人一家外出野餐,穷人一家就在富人家里狂欢,没想到富人家里还藏着一个秘密,而事态也朝着失控的方向发展。

另外,在电影节短片和电影基金奖单元,中国90后导演魏书钧凭借《延边少年》荣获短片单元评委会特别提及奖,上海戏剧学院选送的新锐导演申迪的作品《动物凶猛》荣获电影基金奖二等奖。

奉俊昊拍了一部现实批判的类型片,把富人和穷人的阶层矛盾以一个非常精彩的犯罪喜剧的故事进行了包装。

《小偷家族》有望国内上映

寄生虫,比喻那些为富人服务的穷人,他们看起来像是附着在富人身上,依靠他们谋生,有的甚至住在他们的别墅里。

获得金棕榈大奖的是枝裕和出生于1962年,上世纪90年代中期进入日本电影界,很快树立了自己的风格。影像风格平实、擅长拍摄家庭题材的他,被视为着名导演小津安二郎的接班人。

但为什么穷人会成为富人的寄生虫,这样的贫富差距会带来什么?奉俊昊用一部《寄生虫》来表现。

韩国电影首摘金棕榈。“温暖又有力量,疼痛却不苦情。”这是影评人陆支羽对是枝裕和的电影特点所做的概括。

与此同时,《寄生虫》还是一部犯罪喜剧,笑点不断,并有暴力动作等商业元素。

而在与他接触过的中国影评人沙丹的记忆里,这位蜚声国际的大导性格极其平和,“就像他的电影一样,既温情又没有距离感,既像谦谦君子,又像邻家大叔。”去年11月,是枝裕和曾亲临中国电影资料馆,参与日本电影周的开幕活动。当时的见面会一票难求。“在电影周我们放映了他的8部作品,算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把他介绍给中国观众,但其实还是有点晚了。”沙丹有些遗憾地说。

在颁奖后的评审团记者见面会上,本届评委会主席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图在评价《寄生虫》时表示,这部电影非常幽默,主题深刻,影像也很美,金棕榈就给它了。

实际上,提起是枝裕和,不少中国观众还是习惯性地认为他是一名艺术片导演。今年4月初,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曾将他的转型之作、推理片《第三度嫌疑人》引进国内专线上映,最终票房还不到400万元。“但是在日本,这部电影的票房超过了10亿日元。”沙丹介绍,像小津安二郎一样,是枝裕和的作品其实无法简单用“艺术电影”来归类,“他的作品基本在日本都能卖到几十亿日元,既有艺术性又能兼顾市场。”

《小偷家族》仍是他擅长的家庭戏。已经看过该片的影评人桃桃林林说,这是是枝裕和近些年最突出的一部影片,既保持了他一贯的温情家庭戏风格,还一定程度上找回了他在代表作《无人知晓》时期对社会问题的关注,“是那种有暖心一刻,也有戳心泪点的片子。”同时片中演员、尤其是小演员的表演非常出色。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发布于娱乐综艺,转载请注明出处:韩国电影首摘金棕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