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肖申克,谁能救赎?

一、缘起

好吧,这只是一篇纯粹的复制黏贴~~~

从来没想过给《肖申克的救赎》写一篇影评,也许是生怕暴露自己只是个不谙世事的初级影迷,也许是对这样一部无法复制的影片真的不愿去过多地提起。然而一场出其不意的重感冒让我只能卧床裹被,已没有了力气去消化我那些故作高深、一直收着却懒得去看的电影,不期然地拿起《肖申克的救赎》,没想着再去感动自己一把,只是北方冬天的午后,我们就这样莫名地重遇。

这篇文章是海南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王琳所作,原文题目是《虽然他们是无辜的》。

二、记忆

有错必纠与官不悔判

有一些电影可遇不可求。这“遇”只能是不期然地偶遇,有准备的相遇会让一切黯然失色。忘了是哪一年,我莫名地租来一张名叫《刺激1995》的VCD,那时不知道谁是蒂姆•罗宾斯,谁是摩根•弗里曼,还只知道整天追着刘德华、王菲打转,一切都像是老天的意旨,我就那么莫名地、无知无觉地、静静地看完了影片。

丁志权,41岁,黑龙江省塔河县人。1992年2月,丁志权的妻子遇害。一个月后,丁被当地公安机关确定为凶手。

从此以后,我固执地相信了电影能够带来的一样感受,叫幸福。这幸福感在那一瞬间击中了我的全身——当安迪从肮脏的管道中逃出生天的那一瞬间,我不明所以、全身无力、无法言语。

塔河县公安局的侦查终结报告如是认定:当天晚上丁志权回家后与妻子发生口角并厮打,丁妻向门外跑去,丁持匕首在后面追赶,在距其家北侧40多米的巷道内将妻子追上并将其杀害。

三、微笑

经法医鉴定,丁妻的死亡时间为当晚9:00至10:00,这段时间与丁志权在一起的李友平则证实,丁打麻将至当晚10:30后才回家。但这一关键的不在场证明并未引起重视。

再看《肖申克的救赎》,我理解了安迪那安详而神秘的微笑。一次是为狱友赢得冬日里冰凉的啤酒,一次是给狱友播放天籁般的歌声。安迪的眼神虚渺而淡定,嘴角挂着若有似无的微笑。他不惜用一个月的幽闭来换取的,不止是自由的感觉。

同样关键的凶器、血衣、指纹等重要证据也未发现。据以认定丁志权为凶手的最主要证据就是丁本人的口供。

就像我再也不想被《勇敢的心》蛊惑一样,当华莱士喊出freedom的时候,那一瞬间虽然热血沸腾,但渐渐冷却后却显得无比苍白。我们需要自由么,我们仅仅需要自由么,我们需要的是什么样的自由呢?

丁志权却说,他的口供是遭到侦查机关体罚后的违心所为。

此刻,我只被安迪安详而神秘的微笑感动。

更令人吃惊的是,提审丁志权的竟是塔河县公安局、检察院、法院三家联合组成的专案小组。依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公、检、法三机关互相配合、互相制约。联合办案为法所不容。丁志权的辩护律师王蕴华就此提出反对,然而,经由律师发出的这声微弱的反对于诉讼进程并未产生丝毫影响。

四、希望

丁志权案对隐藏于司法领域中的种种不公及怪象来了次集中爆发,公检法联合办案、侦查中的刑讯逼供、忽视疑点轻信口供等等,每一项都足以令案件的诉讼进程与远离真相的发现,每一项都足以令民众对司法的公信产生合理的怀疑,本就脆弱的司法权威因这些因素的累积而愈加下挫。然而,更可怕,也令人深思的还在后面。

这两个字如此庸常。然而安迪告诉瑞德,希望是人间至善。比生命可贵的也许是爱情,比爱情可贵的也许是自由,但比自由可贵的,只能是希望。

1993年7月,丁志权被大兴安岭中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丁不服,上诉至黑龙江省高级法院。尔后经历了三次发回重审,丁仍被判处死缓。与“两黄案”一样,留有余地的“死缓”也为丁志权留下了一缕生机。

无论生命如何不堪,都不是可以绝望的理由。瑞德口口声声的体制化要了老布的命,而当瑞德也想要步老布的后尘时,安迪的话化解了他的宿命,不是么,要么忙着活,要么忙着死,如此而已。

就在丁志权被羁押后的第4年,有个叫张伦的犯人在狱中交代,丁妻是他所杀。张伦的出现让丁志权和家人无比兴奋,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又一场厄运正悄然降临。

五、活着

当塔河县检察院和公安局得知张伦的交代后,立即提审张伦,并威胁张不要再说此案是他做的。

为什么活着,没有标准的答案,因为活着不由自主。然而怎么样活着,人的历史里却给出了泾渭分明的活法。安迪又给了我们一次为真善美而活着的理由,就像监狱长给了我们为假恶丑而活着的理由一样。真是智慧,是安迪一手建起的监狱图书馆,是他笼络监狱长和狱警的手段,没有智慧,他只能听天由命。善是爱与仇,是安迪为狱友们争取来的啤酒和音乐,是监狱长饮弹自尽时我们的击掌称快。美是希望,是安迪安详而神秘的微笑,是爬出臭水管时的雨中重生,是墨西哥海湾安宁的蓝。

张随即翻供,并按照办案人员的意思作了伪证,说是自己与别人串供替丁志权顶罪。因张伦曾在塔河县看守所关押过,知道几个管教的名字,便随口说了一个。吴海春就是这个不走运的管教。

六、现实

接着,张伦在办案人员的“提醒”下又指认了律师王蕴华。于是,丁志权的妹妹、母亲、律师王蕴华、管教吴海春相继“落网”。塔河县检察院和公安局再度联合审查认定,丁志权和家人买通看守所管教吴海春和律师王蕴华,找人顶罪,而张伦,就是吴海春和王蕴华找到的“顶罪者”。

本文由金沙澳门官网发布于娱乐综艺,转载请注明出处:现实肖申克,谁能救赎?

相关阅读